中医如果使用系统科学理论加以阐释-亮剑游戏-大朗新闻
点击关闭

疼痛患者-中医如果使用系统科学理论加以阐释

  • 时间:

特斯拉融资协议

事實上,有時西醫束手無策的病症在中醫看來易如反掌。王寅生說:「以中醫傷科為例,傳統中醫傷科一直秉承着『以手施術,演繹理法方葯』的原則,在不用藥和少用藥的條件下,通過對人體骨骼、肌肉、經絡等方面給予精細的系統研究學習以及臨床實踐,達到內病外治。」比如美尼爾綜合症是中醫傷科所謂頭面風之「內風」的一種,可以對相關部位(如頭面、肩頸、胸背)施以精細理筋手法,雖或不能達到完全治愈,但其發病程度和發病時長都會大幅度下降。

王寅生還根據臨床經驗指出,西醫對運動傷或主張靜養或主張手術,經常是靜養無效,而手術存在諸多不容忽視的後遺症,其對運動傷治療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遠遜於中醫的推拿和針灸。他相信,中醫傷科在發揮自身優勢的基礎上吸收西醫相關治療方法的長處,在運動傷治療上可以大有所為。他同時告訴記者,由於正骨推拿技藝與現代年輕人的運動傷問題契合,越來越多年輕人被吸引到學習行列中。

扭轉中醫「式微」局勢須創建科學邏輯

中醫在其漫長的演進過程中,在沒有科技檢測手段的情形下,形成了以「望、聞、問、切」為核心的診病體系。「看病是我聽病人說,通過病人自己的主觀感受分析其身體存在的問題,而不僅僅是某個具體病症。」王寅生認為,不能從西醫角度來判斷中醫是否科學。中醫「科學性」的源頭在於,根據以時間為單位的不斷嘗試藥材用量、效果和配合方法產生用藥理論,以現代視角觀之,即是長時間的大數據總結。

《經濟參考報》記者日前對王寅生進行專訪時了解到,運用自己掌握的現代系統科學知識和中醫理論,力圖以系統科學對中醫理論的科學屬性作出符合學術規範的詮釋,讓中醫在當代重煥生機造福國人,是王寅生診治之餘的追求。

一位女留學生飽受痛經折磨,嚴重時嘔吐不止,在以「九分手藝,一分藥物」的方針診治后疼痛明顯緩解;一位美國律師因騎馬落馬受傷,來華接受正骨理筋后快速痊癒;一位因車禍長期卧床的糖尿病患者,經診治后竟奇迹般下床行走……這些都是中醫傷科傳承者王寅生運用理筋正骨技法治療各種病患的點滴。

在王寅生看來,中醫通過長時間實踐積累已經逐漸構成完整的理論體系,其核心可作出如下理解:人作為一個具有開放性的生物系統,對其所處的外部環境影響會做出相應的反應,因而影響系統的運作;又因其系統的複雜性,個體對外部影響的反應會有很大不同,即個體差異;同是因系統的複雜性,其系統內部運作也會產生不同的紊亂。外部對人體系統的影響和人體系統內生的紊亂,或獨自或合併導致人發生疾病,因此對疾病的治療必鬚根據具體人和具體疾患對症下藥。

「我用藥的方式盡量接近人的食物結構。」王寅生如是表示。在他看來,西醫解決病症的最大特點,是研究發現能夠「殲滅」病症的具有單一分子式的化學藥物。而中醫重點是根據病症發作期間的具體性狀使用相應藥物,通過分析患者體質,以求得最安全有效的治愈處方。中醫所言「葯食同源」也強調治病時以人體感受為第一要務,以「養」達到「治」的根本,並非盲目追求「效」。

由於現代社會人們的工作生活方式發生了重大變化,頸椎、腰椎疾患等逐漸成為發病範圍廣泛的疾病。在世界衛生組織主持的「全球疾病負擔研究」成果中顯示,非致死性疾病前五名中就有兩項與疼痛有關(腰背和頸部疼痛、其他骨骼肌肉疼痛)。王寅生認為,中醫傷科的最大關注點之一就是疼痛二字。中醫傷科運用正骨、理筋、推拿、針灸等方法解決各種疼痛問題的歷史相當久遠,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可以為解決現代人們的骨骼肌肉疼痛問題提供較大幫助。

不過,王寅生也表示了一些憂慮:「當前中醫業界存在茫然和急躁情緒,很多從業者為外務所惑,無心精進技藝,中醫有後繼乏人之虞。」他認為,中醫要在人才培養和臨床實踐兩個方面保持長期有效的努力,多行厚積之事,少邀薄發之功,長此以往,中醫在保障國人健康方面的作用將得到彰顯,中醫才能在當代真正地煥發新機。

以人為本 傳統中醫應加快傳承

在王寅生看來,西醫看病是把人「分解還原」,而中醫始終把人視作一個整體來看。例如中醫觀念中的脾胃關係到人體所需營養的攝取與吸收,需在治療中注意保護脾胃。例如,脾胃虛寒的患者需要使用阿膠進補時,中醫會根據病情先調節脾胃。而西醫往往不能做到這一點,例如:西醫治療缺鐵性貧血時大劑量服用鐵劑會對胃部造成傷害。

中醫在我國發展源遠流長,成果豐碩。不過,隨着強調科學性和理論性的西方醫學傳入中國后,在西方現代醫學對待同種疾病可以進行規範、規模化治療的情形下,凸顯中醫更需要醫生把握個體病患導致的治法紛亂。加之缺乏相應的科學理論詮釋中醫理論的內涵,在既往的百余年間,中醫帶着「不科學」的帽子漸入「式微」。

以感冒為例,中醫以不同患者癥狀作為切入點,為他們配置不同藥方,講究「君臣搭配」,在治病同時不忘養護患者身體,達到中醫追求的平衡;而西醫以「清熱」為切入點,一般以阿司匹林等藥物治療。而阿司匹林是具有一定毒性的單一葯。

「往往同一疾病,兩個大夫兩種治法,而兩個病人患同種疾病讓一個大夫診治,卻能開出兩種方子。正因為這種治療方法的不確定性和用藥差異,成為中醫『低科學性』的表現。」在王寅生看來,這說明中醫和西醫的方法論完全不同。西醫依據科學分析和實驗保證治療藥物的「安全、有效」,依靠各種檢驗檢查確定病症,對病症施以規範化治療,讓患者能夠對治療方法和藥物一目了然。這正是中醫所欠缺的。

而中醫將心、肝、腎等五臟六腑視為人體的子系統,人體各子系統之間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相互制約,中醫醫生個人對各個子系統特性有着不同程度的把握和施治經驗(這也是中醫不同流派的分歧點),患者體質不同和病症表現不同,中醫就會出現治法紛亂和難以規範的問題。王寅生指出,中醫亟待對其基礎理論做出科學詮釋,以便廣大受眾所接受。

「中醫用藥原則要視具體情況而定,強調診療個體化,充分注重人的個體差異,對個體採取優化的針對性醫療設計和醫療措施,使整個醫療過程對個體更具有效性和安全性;而西醫在相同原則上依靠樣本群廣譜試藥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根據更精密科學分析,強調藥物安全性勝於中醫強調藥物有效性。」王寅生舉例說,中醫主張的「是葯三分毒」、「毒性即是藥性」,在西醫看來過於籠統,缺乏針對性,也是不科學的。

中西醫並立 提高治病療效最為重要

「當前系統科學研究有極大進展,為解釋中醫科學性提供了有力基礎,但科學地對中醫理論研究分析,解析中醫科學性並對其進一步深入發展,達到現代醫學與中醫融合為統一的醫學,是一個宏大系統工程,還有漫長的道路要走。」王寅生認為,中醫與西醫並立的局面將長期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王寅生指出,中醫如果使用系統科學理論加以闡釋,有些部分可以解釋通順,而有些部分則比較困難,因此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以人為本」的中醫與「以病為本」的西醫兩種醫學系統在短時間內還難以融合。

今日关键词:美国将对欧盟征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