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通快遞一女快遞員聶某某在派送芒果時

  • 时间:

【球迷向杜兰特道歉】

11日,15時15分,圓通公司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已經免去對快遞員聶桂英因投訴引起的處罰,並對其進行慰問;待核實事實後,將保留將惡意投訴者列入不受歡迎客戶名單的權利。

拿到快遞後,張某的母親覺得封箱子的膠帶跟鄰村生產的膠帶很像。查詢單號發現,中國郵政快遞並沒有寄送過這個快遞包裹。張某某和母親感覺“被愚弄了”。於是,再次投訴圓通快遞。

張某告訴記者,他準備申請行政覆議,並要求警方道歉。

該工作人員表示,扣錢確有此事,“但圓通快遞從來沒有說過要辭退聶某某。她今天還在正常上班。”

警方為快遞員“撐腰”圓通免去投訴處罰11日,事件最先從一份東營市廣饒縣公安局稻莊派出所民警寫給快遞公司的證明熱傳網絡開始。

6月11日,張某某表示,他是正常維權,怎麼就成了“惡意投訴”?“為什麼警方不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都瞭解清楚,就出了這個‘證明’。”張某某認為自己很冤。

張某某表示“整個過程,警方一直沒有詢問和傾聽他們想要反映的問題起因”。

看到張某打電話,聶桂英走出了張某家的大門,蹲坐在門前哭泣。“她一邊哭一邊說,我們要是不撤掉投訴,明天圓通就要把她開除了,以後她就吃不上飯了。”張某的父親也趕緊跟出來勸解,哭鬧聲也把村裡的街坊四鄰都引了過來。看到勸解的張某父母,聶某某又在大庭廣眾之下跪在了張某門口。

“這時,她突然跪在了我媽身前。”張某某回憶說,當時我們一家人都蒙了,張某的家人趕緊去攙扶。張某則給圓通快遞廣饒的負責人打電話,“你們趕緊來把你們的快遞員帶走,我們是要解決問題,她跪在這兒算怎麼回事?”

而對此,聶某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當時箱子上的一些膠帶脫落,但箱子沒出現破損。“他們當場就打開,說是芒果少了,懷疑我們偷吃了。”聶某某說。

聶某某稱,當時自己就提出少了多少個,她補足。但對方表示,這些芒果是越南進口的,本地買不到。聶桂英提出以兩倍、三倍的錢款賠償對方,但被對方拒絕。從當天起,張某某開始打電話投訴。

“當時所有辦法都不行,實在是被逼無奈了。”聶某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對方說,你跪也沒用,別來這一套”,並要求她離開。

張某某說,在他父親的勸解下,他上前同意聶某某次日上班時間撤回投訴,但聶某某一再要求必須即刻撤銷。無奈之下,張某某打電話報警。

進門就跪在地上要求撤投求諒解因為收件時少了一個芒果,為何盯著一直投訴?這份證明把23歲的投訴人張某某卷入到輿論的漩渦當中。

6月11日下午,記者通過廣饒縣稻莊鎮派出所證實,這份證明的確為該所民警王海港所寫。

隨後,記者來到位於廣饒縣稻莊鎮政府駐地家樂超市西側的圓通服務站點。一名現場工作人員說,聶某某就是這個站點的投送員,但出去送快遞了。記者表達採訪聶某某和圓通快遞負責人的訴求時,對方表示在沒有接到上級的指示之前,她們不能接受採訪。

“其實,我們投訴真不是為了幾個芒果,和網上傳的那份證明根本不是一會事,而是為了圓通快遞不能這麼糊弄人。收下芒果之後沒有在就芒果的事兒進行投訴,投訴的是郵政快遞單號的問題。”張某某一再強調,他非要討個說法。

“她一進門就要求把撤銷投訴。”張某某說。6月10日晚上7時30分左右,快遞員聶某某走進位於稻莊鎮廣小張村的張某某家,聽到有人說話,張某某的母親從屋裡走了出來。

後經圓通快遞公司協調,聶某某自費購買一箱52元的芒果賠償張某某。張某某同意了這個處理辦法,並提出不能再使用圓通快遞寄送的要求。

女快遞員遭投訴下跪 投訴者:對方發假快遞

對於張某某的說法,記者求證民警王海港,王海港表示他在當日下午接受了廣饒縣融媒體中心的採訪,事發經過以廣饒縣融媒體中心的說法為準。但記者註意到,廣饒縣融媒體中心的報道中並未提及此事。記者又先後多次致電廣饒縣公安局和東營市公安局表達採訪的訴求,但一直沒有成功。

新京報專訪投訴圓通快遞員當事人張先生,稱“所有問題指向一個芒果,並沒有指明真正的問題”。張先生稱,是快遞員拿郵政快遞單貼在被賠償的芒果上,製造發快遞假象糊弄事。快遞員再次被投訴後,她跑到家裡下跪懇求撤銷投訴。

這份帶有民警王海港簽字並蓋有公章的證明顯示,圓通快遞一女快遞員聶某某在派送芒果時,因為少了一個芒果被客戶張某某投訴。在快遞員賠償了客戶一箱芒果後,仍然遭遇多次投訴。為取得原諒,快遞員甚至去到客戶家裡下跪,但對方仍然不依不饒,並要求圓通快遞公司將其開除。隨後,投訴者報警。民警認為快遞員不必摒棄尊嚴乞求原諒,建議圓通退還快遞員被扣除的工資,並將投訴者加入黑名單。這張證明迅速走紅網絡,被網友稱為“最暖心”證明。

據張某某介紹,後來,聶某某專門給送來了一箱芒果,上印有“中國郵政快遞包裹”字樣,單號9518839797504,箱子用印有英文字母的膠帶封著。

11日,記者多次電話聯繫廣饒圓通快遞,但對方回覆,不經上級領導同意不能接受採訪。

圓通偽造郵政快遞客戶稱被糊弄了事件的起因發生在5月份。起初,張某某的母親參加網上活動獲贈了四個芒果,並通過圓通快遞進行郵寄。“當我們到快遞點取件的的時候發現包裹的外包裝是爛的,並且說好的四個芒果只剩下了三個。”張某某說,他當時拒收快遞,並投訴了圓通公司。

張某某說,聶某某一直在訴說他不撤投訴,自己就要被開除了,還被罰款2000元。“後來,民警把聶某某叫到一邊單獨交談。但我聽到民警說了一句,‘明天早上8點之前你到派出所,我給你開個證明’。”張某某說。

11日,投訴人張某深夜回應媒體報道稱,所有人對這件事情的發表(文章),為什麼沒有人來問過我(是怎麼回事),沒問過我就發出來了。

不認可警方“證明”投訴人將提覆議10日晚7點50分,張某某報警,民警到場後對事件進行瞭解。

據民警王海港描述,10日晚上9時許,派出所接到報警稱,稻莊某村有人鬧事。民警趕到現場後看到一名中年婦女正坐在街邊,臉上掛著淚痕。“瞭解到事情經過後,我們感到快遞員非常不容易,聶某應該得到社會的尊重和理解,所以出具了這份證明。”民警王海港說。

6月11日,東營市廣饒縣公安局稻莊鎮派出所的一紙“證明”引發關註。圓通快遞一女快遞員聶某某因客戶快件出現破損而遭遇投訴並被公司罰款兩千元,甚至面臨被辭退。快遞員到客戶家裡下跪以求諒解,隨後警方出面“證明”為快遞員“撐腰”。客戶是正常維權還是惡意投訴?證明是在什麼情況下發出的?記者為此展開調查。

張某某的說法也得到了聶某某的證實。“我就想讓郵政快遞的朋友送過去,但後來覺得太麻煩,我就自己戴帽子和口罩親自送去了。”聶某某說。然而,聶某某當場被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