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有代理吗官网-大朗新闻
点击关闭

客户行业-更不理解一个志在进入公关行业的年轻人

  • 时间:

卢世璧院士逝世

消失的「職業精神」人們對於中國職業劇的共同記憶,大概是在20年前被定義的。當時以《妙手仁心》、《法證先鋒》、《鑒證實錄》、《壹號皇庭》為代表的一系列職業劇被引進大陸,TVB編劇們將警察、醫生、律師、消防隊員這些肉眼可見的職業幾乎翻拍了個遍,然後在那個信息渠道十分有限的時代里迅速定義了老百姓(603883,股吧)們,對於這些職業的第一印象。

總之人物不能成為吸引眼球工具化成為模型零件,畢竟從刻意切割到自我閹割,往往只有一步之遙。

《完美關係》中江達琳的塑造,也脫胎于對富二代的刻板印象,比如留學海外、家世優越、外形良好,也毫無保留地繼承了過往公眾輿論對於海外留學高材生的刻板印象,比如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卻有能力肩負起一家公關公司的領導工作,最後還能做大做強再創輝煌。

因為當產業化的進程突然加快,在巨大的市場需求下,片方會選擇投入產出比更高的作品進行製作——比如不需要太多精力打磨的網文改編劇,甜寵小言劇等。而想要寫好職場劇,不僅需要編劇擁有較高的業務水平,也需要足夠的時間去調研行業內幕,去體驗真實的職場生活,顯然在當下的生產模式里,這種前期需要大量投入的劇本,是不受資本歡迎的。而這樣循環下去的結果,就是職場劇產出越來越少,其中優秀作品更是鳳毛麟角。

比如《安家》里有這樣的橋段:房似錦花幾天就把奇葩的跑道房重新裝修一遍,再給客戶猛灌詩和遠方的雞湯,居然輕輕鬆鬆就賣了出去。

工作中大部分時間都在挨打這種情節,明顯就是為了話題而進行的尷尬鋪設,披着職場劇的外衣,內核還是人民群眾喜愛的老娘舅,噱頭滿滿卻難以指向職場劇真正的內核——職業的討論,可以說是本末倒置。

(這條評論總結得非常到位)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安建導演的另一部作品《完美關係》也選擇在同期上映,用更典型的中國式職業劇特色幫助《安家》實現了「同行襯托」,比如女主的人設。

如何把握話題營銷邊界?有一個不得不承認的事實是,《安家》們已經很難獲得《妙手仁心》那樣理想的創作環境了,即使香港影視業有著名的「飛紙仔」傳統,也同樣無法與《安家》所需要面對的創作環境相提並論。

也就是說,當年TVB職業劇對於那一代年輕人產生的巨大影響力,理論上是可以通過「信息渠道有限」、「注意力相對集中」、「娛樂方式匱乏」等理由來解釋的。

沒有我賣不出去的房子。」(當然這也是日本原本女主的口頭禪)

影視作品能夠成為支撐大眾娛樂的硬物料,除了自身戲劇化加工賦予足夠的感官刺激之外,更重要的地方在於人們能夠對劇情所表現出來的情緒、情感、衝突找到對應的實體。在這種情況下,人們能夠快速地進入編劇設定的情境里,反過來也能實實在在的影響到觀眾對客觀實體的看法和了解,並延伸到生活當中,幫助影視作品在劇情之外創造更大的影響力。

讓Gilbert作為醫務人員感染當時社會中最具有話題性的絕症,這個設計就更值得細品了。劇情中,良好的教育經歷讓Gilbert在治療病人時表現出了超高的自律、勇敢和但當,但在面對自身疾病時他則還原為一個有着喜怒哀樂的普通人,需要在專業知識之外尋求家庭關係、朋友關係來緩解焦慮。

房似錦雖然也通過這句台詞彰顯着她獨一無二的業務能力,但過度的原生家庭(重男輕女)氛圍渲染,讓這句台詞更像是對職場之外的整個社會輿論喊話。

同性戀、家中幼子、HIV感染者,即使沒有社交網絡這些標籤也是天然自帶話題性的,無需編劇「太繞」就能被觀眾們順利接受。但編劇卻沒有對這個角色進行刻板的「娘化」塑造,而是巧妙設計使其愛上女性,再仔細展現其內心的鬥爭和糾結,來探討社會中少數群體的問題。

再加上配角們不食人間煙火的設定,我們似乎還能看到從蘇明玉、樊勝美身上延伸下來的另一個刻板偏見:

(病人在手術前還在挑釁paul,paul回了他一個小眼神)

簡單來說,人物設定是否合理、精彩、表達出怎樣的行為準則,很大程度上決定了職場劇的上限。

片方的精準營銷+中國人感興趣的房產題材,片方利用社交媒體和觀眾的輿論,已經達到了通過鏈接當下社會痛點為劇作造勢的目的。上一部通過相似方式出圈的電視劇是《都挺好》,正午陽光在嘗到樊勝美帶來的話題效應后,又在蘇明玉身上收割了一波話題紅利,同時還為其他的從業者開啟了一個宣發新模式,相信這樣的操作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會是主流。

《妙手仁心》中Gilbert的人設就非常適合拿到今天來進行復盤。

以《妙手仁心》為例。主人公Paul的第一個職場戲劇衝突發生在一場手術中。需要做手術的病人是涉嫌傷害自己朋友的犯罪嫌疑人,另一方面職業道德感要求他履行作為醫生平等對待每一個患者的義務。

IP漢化能力差,本土劇本創作又不給力,當然,這也跟目前大陸編劇生存現狀有關。相比于日韓或英美劇中,以編劇為核心展開的製作模式,在中國大陸,編劇往往是影視行業中勢力最單薄的一環,編劇能寫什麼樣的本子,完全取決於資本和製作方。

值得一提的是,某種程度上這也成為了「職業劇徒有其表」的一個正當理由之一:觀眾環境就這樣,劇情取悅觀眾大環境有什麼錯?

據電視劇官博數據,《安家》開播不到五天熱搜登頂,開播不到一個月,就喜提熱搜101,僅#安家#一個話題,就有300多萬的討論。相比之下同檔期的《我在北京等你》成績就慘淡得多,熱搜屈指可數,排名也十分靠後。顯然,《安家》在創作的時候,就充分考慮了社交網絡傳播的因素。

但當疫情帶來的特殊市場環境,讓人們不得不在注意力更加局限的情況下,對內容質量更加敏感;當《想見你》離開后影視劇市場留下了過於鮮明的空白,《安家》和《完美關係》作為黃金檔主力劇的同期上線,太適合成為重新審視國產職場劇的契機了:

1998年的《妙手仁心》劇照文丨互聯網指北,作者丨盧其諳,編輯丨蒲凡

具體到職業劇,人們就更有天然地「劇情敏感度」了——我們理解藝術加工的必要性、也不苛責每個人都承擔太多的社會責任感,但最起碼要以真實的職業精神為基礎——畢竟你享受了娛樂化的紅利,總不能讓我們來承受被曲解的後果吧。

人物立意過於套路刻板,是《安家》被吐槽最多的問題。類似於樊勝美和蘇明玉,房似錦也有一個非常不幸的原生家庭,導致其養成較為極端的性格,並通過一句頗有「中二味道」的台詞表現出來:「

(尷尬的是,黃軒之前一部備受吐槽的職業劇,也是安建導演的作品)

遺憾地是,以《安家》和《完美關係》為代表的本土職業劇顯然沒有做到這一點。為了所謂的「好看」、」精彩「,在刻畫人物時,往往會放棄對職業精神的闡釋,而選擇添加了更多無關緊要的粉飾。

有聲音認為這樣的人物刻畫某種程度上是必須的:考慮到社交網絡是目前最主要的傳播載體,相較於電視、電影有相對零散的一面,因此充分借用公眾刻板印象來完成與觀眾的快速握手,要麼就通過誇張的設定來進行感官刺激。包括劉震雲就用「我是中國說話最繞的人」進行「自我檢討」,認為自己並不是「優秀的編劇」。

在《安家》上過的所有熱搜里,最有代表性的是#房似錦人設#。因為原版日劇里,女主雖然同樣面對工作嚴肅且不苟言笑,但歸根結底都是為了業務的更好完成、並且恪守職業道德。而被中國翻拍改編后,女主不僅常常違背職業道德,許多「變態」行為卻有了很多出於私心的理由,比如原生家庭、比如個人情感,「事業」這條線則慢慢淡化出了劇情主線。

同樣的片段也出現在了講述公關行業的《完美關係》中,面對出軌醜聞,主角居然調侃起了客戶「大白天出來泡妞,偷情還這麼高調,狗仔不拍你拍誰啊?」事實上,不管是公關還是中介,都是服務提供商,對於服務行業從業者來說,核心競爭力是為各種各樣的客戶提供滿意的服務,站在道德制高點對客戶的個人隱私進行審判是行業大忌,違背了最基本的職業道德。

1997年《妙手仁心》播出時,互聯網還是個新名詞。2020年,網絡營銷已經成為電視劇宣發中的主要手段,「熱搜」、「討論度」也成了衡量一部劇是否「優秀」的指標之一。就算你根本沒看過《安家》,也能從各種社交媒體、網絡平台上窺見這部劇集的些許片段。

在原版日劇中,女主這樣特殊的性格實際上是成就了一個守序中立的上帝視角,通過對不同客戶需求、喜好的觀察,在給予客戶們合理解決方案的同時,高效地帶動了團隊的業績;

沒錯,如果要將職業劇進行完整地解構,並將解構出來的構成要素進行重新排序,職業精神毫無疑問將排在職業劇世界里的C位,原因也很直觀:

總之《完美關係》基本踩中了所有中國式職業劇的雷點:臉譜化的職場環境、幻想式的工作內容、過場式的業務環節、意料之中的情感線,再加上3.9分的豆瓣評分(《安家》是6.2分),足以說明這部電視劇在觀眾心裏,到底是個什麼水平。

比杜撰職業細節更讓人細思恐極的,是對職業精神的錯誤展現。比如在為一位插足別人婚姻的第三者服務時,房似錦拿出了婦聯主任般的耐心和慈祥勸導客戶,」不要做小三「,」不要破壞別人的家庭「。

倘若中國本土的觀影環境很難催生優秀的職場劇,那為什麼20年多前我們卻曾經迎來過一系列輝煌的「職業劇熱」?《安家》、《完美關係》們到底又是在哪一環出現了問題呢?

(同性戀+HIV感染者,在當時是非常大胆的人設)

但歸根結底,人設是為了讓劇情更加飽滿、由角色撐起劇情的代入感,而不是替整個劇情查漏補缺、增加理論上的傳播爆點。

當然嚴格來說,職場劇在大陸市場發生這樣的變化也能找到充足的理論依據。比如對於大陸更複雜的觀眾畫像而言,過於硬核的職場描述無異於收窄傳播面,更不用說成功出圈激活全世界獨一份兒的龐大「社交網絡資源」。更何況國內職場劇的魔改其實由來已久,在《安家》和《完美關係》之前,不乏《獵場》、《談判官》、《翻譯官》等職場「神劇」。

這其實很容易讓人想起《編劇部的故事》里,葛優扮演的李冬寶和呂麗萍扮演的戈玲,作為不婚主義者(起碼是晚婚、拒絕催婚主義者)在當時的傳統語境中顯然很容易成為部分觀眾反感的對象,從而在輿論上引起不小的爭議。

這也是《妙手仁心》在編劇上的巧妙之處。編劇並沒有對嫌疑人和主治醫生進行任何主觀的道德審判,也沒過多針對於醫生如何抉擇、犯人有什麼苦衷進行過多展開,而是將自己主動局限在了一個醫生在職場中困惑和壓力當中,集中表現了一個最枯燥但也最關鍵的問題:

假如我是一名醫生,我需要遵守的職業精神到底是什麼?

但與Gilbert的人設相同,李冬寶並沒有過於極端地展現自己的觀點,而是通過探討、個人思索等形式,分佈式地論述了自己的觀點。

包括此前一段時間,談香港警察必「阿sir」的國民語言習慣,基本就形成在那個時間段內。

或者更簡單地說:觸及紅線,從來不是創作優質劇情的必要條件。

實際上這裏存在着一個劇情設計上的巨大雷區。簡單來說,現實生活中「醫生遇到仇家」是個標準的小概率事件。而小概率事件的戲劇化改編,往往會出於敘事的需求發生「失真」的情況,從而大大影響劇情的觀感。

但在營銷中如何拿捏方向、尺度和邊界,依然值得商討。尤其是在社交網絡傳播充分支配現代人注意力、開始大範圍影響人們對於世界的認知方式時,過分地放棄自上而下、需求高專業門檻成本的思考、將內容主動權讓渡給大眾輿論,營銷存在的意義就更值得思考了。

彷彿只有在家庭中備受打壓的女性,才會在職場上積極向上發揮狼性精神。

誠然,我們需要正視由於國情不同,同樣的IP進入中國市場后需要改動——比如限制級、涉及政治、法律法規等內容——以貼合中國社會情況。但現狀是,引進IP后,本土編劇並不懂如何在好的內容上錦上添花,反而一再用過時的模式去填充劇本。導致出來的作品漏洞百出,水平降級,披着職場劇的外皮,但卻不知如何對於職業的解讀和展現。

這幾乎完美解釋了《安家》為什麼從「口碑兩極分化」逐漸滑向了「過半差評」:好好的職業劇,好好的職業女性人設,怎麼又成了一部談戀愛嗑CP的言情+家庭倫理劇?

行業寒冬再加上疫情的影響,此次影視市場大傷元氣,陷入非常被動的局面,當一切恢復如常時,未來影視行業將何去何從,不得而知。但希望在未來,當觀眾提起中國優秀的職場劇時,除了TVB的《妙手仁心》,我們還能有新的優秀作品進入大眾視線。

人們一方面不理解為什麼留學歸來碩士,為什麼27歲了還是個職場菜鳥;更不理解一個志在進入公關行業的年輕人,為什麼前期的專業積累是幫人兼職賣房子——難道是安建導演的劇本看串了?

當然看到這裏你或許會覺得拿TVB職業劇與內地影視作品相對比,可能有失偏頗。畢竟無從從審查環境、創作習慣、受眾畫像上都有所差異——在傳統的中國本土文化影響下,直接照搬日劇的職業套路不太現實。

陌生的「職場人物」理論上,世界並不存在真正的「職業劇」。因為倘若編劇真的進行深入調研然後硬核地聚焦在如何表現「真實的職場」,那麼絕大部分觀眾都會被擋在專業門檻之外——當主角配角們熱火朝天地聊起宏定義與使用、最終制霸成為C語言王者,娛樂性就無從談起了。

但很顯然「能看」和「看進去」是兩碼事。直到20年後的今天,當我們回想起那些神劇的時候,仍然會對每部劇中所刻畫的職業以及職場故事充滿着代入感。

什麼時候才能有真正的本土職場劇優秀的職場劇還應該具備的一點,是貼合國情。大陸製作方熱衷國外已經成功的作品來進行復刻和改編,但總是在本土化的過程中洋相百出。《安家》如此,靳東的《精英律師》也是如此。黃磊版的《深夜食堂》更是被無死角嘲了個遍,交出過高分台劇《痞子英雄》的導演蔡岳勛攢了黃金陣容,卻成功把口碑IP搞成了四不像。即便後來影帝梁家輝牽頭再度翻拍,依舊逃不開「魔改」的評價。

探討社會現象,其實是文藝創作中不可缺少的一環。但《安家》的表現方式,卻顯得粗糙,有嘩眾取寵之嫌。比如和其他中介產生矛盾,雙方開打;打算賣房治病老太太被侄子輩為難,最後把房產捐給國家,年輕人找到房似錦,一言不合就開撕;幫小三置業,男方原配妻子二話不說就是一巴掌……

但這也並不是說「專業門檻」與「大眾語境」之間就無法產生交集,人物刻畫就是其中的關鍵。人物是具象化複雜的專業理論最好的載體,人物所產生的戲劇衝突、人際糾葛也能更好地幫助編劇規避專業門檻內晦澀的一面,在一個相對合理的架構內,表現出職場最具魅力的一面。

這樣的設定是否有合理性這裏不做過多討論,感興趣的朋友們可以查查相關的心理學論述。但這樣的人設如何反饋到劇情當中,特別是如何反饋到劇情內核(即「職場」)就顯得非常關鍵了。

當然平心而論,2000年前後也確實是電視劇的黃金時期——互聯網剛剛落地遠遠談不上普及、看電影仍然與小資情調牢牢綁定、看電視成為中國家庭最主流的娛樂方式——彼時無論是大陸還是港台都集中誕生了一大批優秀的電視劇作品,比如被成為國產犯罪劇巔峰的《黑冰》、豆瓣三大神作之一的《走向共和》、現象級的古裝偶像劇《還珠格格第一部》。

這個情節改編自真實事件,因為其戶型中有一條長長的走廊,切斷了一般商品房緊湊的格局,佔了房產的面積但卻沒什麼用處,所以曾經上過新聞。但在《安家》中,主角光環上身的房似錦居然只用幾天就能變出一套精裝房?裝修好了不用散味就直接賣給懷孕中的客戶?這不僅是編劇邏輯上的硬傷,也是對中介這份職業的偏見和誤讀。

但實事求是的講,香港雖然是亞洲最大的經濟文化中心之一,但香港面臨的傳統文化氛圍可能與更嚴重,也同樣限制着TVB創作者們的所謂「自由思路」。比如2013年的時候,在接連幾部TVB影視劇(《雷霆掃毒》、《法網狙擊》、《傳愛事物所》等)均出現「強姦戲碼」后,遭到觀眾的集體抗議。2006年的時候,TVB還通過一部紀錄片與「清宮戲泛濫」劃清了界線。

劇情對「公關」的理解也有待商榷。除了製造出一個行業里基本沒人聽說過的「獨立公關人」稱謂,出事基本靠「人際關係」擺平的劇情套路,讓人懷疑編劇是否真的花了精力去了解「公關」這個行業,還是單純地覺得「能夠操作輿論的公關」很酷?適合塑造主人公們精英的人設?

今日关键词:高晓松国籍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