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酒又與兩年後的2009年再啟上市規劃

  • 时间:

【贾静雯与前夫同框】

為此,新京報援引白酒專家蔡學飛的觀點稱,一線酒企的門檻是營收100億元,區域強勢酒企的門檻是30億元-50億元。因此從業績來看,國台酒業屬於典型的區域中小型酒企,缺少全國品牌影響力。

針對以上問題,聯繫郎酒和國台相關負責人,其中郎酒並未對上市事宜給與任何解答,而國台酒業總經理張春新電話則無人接聽。不過話說回來,郎酒也好,國台、習酒也好,所有企業上市規劃的路上不免會有這樣那樣的考驗。面對激烈的行業競爭,企業唯一能做的恐怕就是做好產品和服務,以不變應萬變。畢竟,上市並不是企業的終極目標,持之以恆地做好企業和產品才是發展的終極之道。

不過,如今的郎酒上市路上也並非沒有障礙。一直以來,關於年份酒被曝勾兌、向經銷商壓貨、酒品漲價等消息一直困擾著郎酒。例如2019年初,《財經國家周刊》報道稱郎酒有向經銷商壓貨行為,認為壓貨是為了IPO扮靚業績。

6月13日電 近日,隨著貴州國台酒業遞交上市輔導備案材料,其上市之路再獲新進展。從目前看,瞄準2020年A股市場的已經至少有國台和四川郎酒兩家酒企。湊巧的是,兩家企業同為醬香酒企業。於是,誰會成為繼茅臺之後第二家上市醬香酒企,這讓業內充滿猜測和期待。

那麼,誰的實力更強,上市更有把握?以國台為例,從企業業績規模、產品品質到品牌影響力,國台是否能贏得資本市場的肯定?

再看醬香酒陣營里國台酒業處於怎樣的行業地位。按照央廣網的報道稱,目前醬香白酒陣營貴州茅臺“一家獨大”,郎酒集團緊緊相隨,茅臺集團旗下貴州習酒2018年營收突破56億,成為目前醬香陣營“第三瓶酒”。從營收規模來看,國台酒業目前和前三強還有差距。

擺在郎酒上市路上的幾道坎兒2019年,對郎酒來說同樣是十分關鍵的一年。

據國台酒業提交的上市輔導備案情況表數據顯示,從2016年到2018年,國台酒業實現營收額分別約為3.61億元、5.42億元和11.44億元,凈利潤分別為2034.97萬元、1.02億元和2.47億元。數據反映出來兩個信息點,整體營收及凈利規模不高,但增速較快。

與其他上市酒企相比,國台處於怎麼的水平?據近日新京報的報道顯示,從營收規模來看,2018年A股上市的20家白酒企業中,僅ST椰島(7.06億元)、*ST皇台(0.25億元)營收未超過10億元,國台酒業將排在倒數第三位。以凈利潤計,國台酒業將排在第15位,超過捨得酒業、金徽酒、酒鬼酒、金種子酒、ST椰島、*ST皇台,與前一名老白乾酒有1.03億元的凈利潤差距。

時隔近10年,郎酒第三次提出上市計劃,而本次上市規劃提出的背後,郎酒似乎更多了一些底氣。銷售業績重回百億、瀘州市千億白酒產業三年行動計劃的政策扶持,這些內部及外部因素的疊加,共同構成了郎酒衝刺資本市場的動力。

從過往來看,郎酒的上市之路更是充滿坎坷。據悉,郎酒早在2007年就曝出擬上市的消息,並股改成立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上市計劃首次擱淺之後,郎酒又與兩年後的2009年再啟上市規劃,但此舉再度擱淺。

醬香酒中的國台位居幾何國台酒業要上市?在業內大多關註四川郎酒、劍南春等酒企上市動態時,國台的出現似乎有些搶戲了。實際上,國台酒業要上市的動作早已有之。有報道稱,國台酒業最早提出登陸資本市場可追溯到2011年。當年,國台酒業銷售首次突破10億元,並宣佈了啟動上市的計劃。

另外,在距離郎酒2020年上市目標時間越來越近的檔口,郎酒突然拋出的投資100億元建酒莊的計劃更是讓業內不解。大手筆的投入,對郎酒來說是否意味著巨量資金的占用,亦或是為助推業績增長增加業務線?更有聲音討論,郎酒是否會藉此進入文旅產業擴大產業佈局?種種疑慮讓郎酒應接不暇。

然而上市路不易走,各家都有各家的難處。

種種質疑指向國台酒業,不過這家企業似乎自信滿滿。國台官網信息顯示,公司為茅臺鎮第二大白酒企業,地處茅臺7.5平方公里正宗醬香型白酒核心產區,2018年品牌價值為156.75億元,位列貴州省白酒第三名。如成功上市,將成為我國第二家醬香型白酒上市公司。

同時在產品結構上,郎酒主推的高端單品青花郎,曾為之打出“中國兩大醬香白酒之一”的宣傳語,引來業內人士的不滿。認為郎酒借勢營銷的背後,其真實意圖是利用青花郎切割部分飛天茅臺的消費者,占位逐漸壯大的醬香白酒消費群。

今年是國台酒業上市申報期的最後一年,也是決戰年。對此,國台酒業總經理張春新今年年初曾指出,2019年,從利潤指標、公司治理、資產證照、制度流程的完整性等各方面,都要達到上市公司的標準。從各個層面積極準備,決勝年底全面達到上市公司的運行狀態,做好2020年初IPO申報的全面準備。

按照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提出的2019工作規劃,新的一年,郎酒要擴產能、提品質,尤其是要順利推進IPO工作,為實現2020年成功主板上市做準備。不過隨著國台進入上市輔導期,郎酒的步調顯然有些落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