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要做到“保障防疫安全的企业顺利复工-2岁宝宝教育-大朗新闻
点击关闭

防疫市场-政府要做到“保障防疫安全的企业顺利复工

  • 时间:

北京迎大雨雪

李丁:我國經濟發展早已成為整體,大規模人員流動成為常態。「一刀切」的管理方式減輕了管理者的甄別負擔,但會導致大量工人返工難,嚴重影響企業復工和正常生產。如今工廠和企業內部生產過程都是分工合作、流水線式的,缺少一個崗位的工人,整個流水線都無法開工。實際上,除湖北地區外,外省務工人員攜帶病毒的概率很低,因此否定整個務工隊伍,有些過度緊張、過激反應。

當務之急,是讓各種資源「流動」起來

漫畫/劉俊圓桌本周以來,部分企業已復工復產。但目前確診人數還在增加,在疫情防控壓力和相關管控措施之下,有些企業想要順利開工並不容易,開工審批、招工困難、口罩短缺、物流不暢……要達到滿格運行狀態,還面臨諸多痛點。

趙忠:還可以發揮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現代技術優勢,引導大型互聯網企業、平台企業和國有企業充分發揮作用,為企業提供信息支撐和供求對接,幫助企業減少疫情上下游產業鏈的衝擊。

馬亮:在產業鏈銜接和配套方面,應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企業為了恢復產能和擺脫困境,會積極盤活上下游產業鏈。在市場發揮作用的基礎上,政府部門可考慮為企業提供一定支持,比如,北京已有相關幫補措施。可鼓勵受疫情影響的企業同物流公司合作,既為物流提供了勞動力,也減輕了企業生存壓力。

目前,雖然從國家層面來說,多次強調復工復產,但這個任務是逐步壓實給基層單位的,比方鄉鎮街道和社區。這些基層單位主要負責社會事務,大部分已經剝離了經濟職能,他們在保證防疫任務完成的時候,會在上一級政策之上再做加法。在復工審批簽字方面會比較謹慎,需要簽字的部門越多,辦成概率越低。這種「上熱下冷」的局面,阻礙了政策的傳導,需引起重視。

趙忠(人大國發院研究員、勞動人事學院教授)

如何幫助企業儘快恢復正常狀態?新京報記者連線了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簡稱人大國發院)的多位專家學者,圍繞企業復工復產、經濟平穩運行建言獻策。

馬亮:社保繳納問題既涉及企業運行成本,也關乎職工福利、代際公平和社會保險制度長期平穩運行,因此需要拿捏好度,在二者之間求得平衡。對於財政狀況良好和社保基金運行情況不錯的地區,可以考慮適當下調職工社保費率。當然,政府部門也可以通過很多其他方式來降低企業運行成本。

最近很多地方相繼制定了減稅降費免租等一系列舉措,這些無疑體現了政府的主動而為;但也要注意防止「用力過猛」。防疫成本如何在社會分擔,有政府作用也有市場作用,「大包大攬」也可能扭曲市場,難以真正惠及中小企業。要保持政策的靈活性,根據實際情況不斷完善。

新京報:在企業復工復產過程中,政府部門應做好哪些方面的服務?

李丁:如今疫情防控是主要矛盾,這個問題沒做好,就相當於一票否決,所以各級政府的重心也都在疫情上。

新京報:企業復工,最直接的困難就是要給員工配發充足的口罩,這如何解決?

新京報:目前,很多地方都出台了幫助中小企業紓困的一系列舉措,有觀點建議,為企業減免部分社保,這種呼籲是否可行?

新京報:目前,要儘快恢復全產業鏈,還面臨上下游企業不夠協同、物流不夠暢通的難題,該如何解決?

科學對待疫情,防止草木皆兵新京報:目前不少地方復工復產的動力很足,但由於疫情防控需要,還要面臨嚴格的開工審批,如何看待地方政府這種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的矛盾?

新京報:目前,個別地方還採取了對部分省份務工人員一律遣返的做法,加劇了一些企業的「招工難」,如何看待這種現象?

訪談嘉賓(名字按首字母排序):李丁(人大國發院研究員)羅來軍(人大國發院研究員,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

此外,政府對企業是否採取了充分的防疫措施,還要進行監管和督查。總之,政府要做到「保障防疫安全的企業順利復工,不設置政策性障礙;同時,對防疫不力的企業也不能隨意放行」的目標。

□新京報時事訪談員孟然

羅來軍:一些地方政府進行嚴格開工審批,可以理解,畢竟「輕敵」的教訓還在眼前,生命大於天。但也需「有度」,要兼顧科學防疫和復工復產,在具體做法上要更加精細化。比如政府根據企業復工的急需程度,可分批分期復工以及接收工人回歸,避免一窩蜂的復工方式。

李丁:這次疫情導致我國全面進入防疫狀態,大量勞動力歸巢,無法外出工作,影響面比2003年的非典要大,而且我們的經濟體量、經濟結構和2003年都大不相同。儘快恢復元氣的關鍵是如何讓民眾對未來經濟有信心,尋找新的增長點非常重要。

李丁:政府首先應該做的是將醫療衛生系統準備好,一旦出現疑似案例能夠及時隔離和救治,降低病死率,增強大家對於戰勝疫情的信念和信心,讓企業和民眾有明確預期。在此基礎上,儘快恢復湖北以外地區的正常生產生活,創造更好的營商環境,降低交易成本和社會成本,最大限度地降低疫情的影響。

羅來軍:當前口罩等防護物資的短缺有總量上的因素,但也有結構性問題,即部分人員和組織恐慌性地囤積了較多口罩等防護物資。接下來,除了進一步加大防護物資的生產和供應外,也不妨積極對接和引入國際援助,讓國際產能在增加急需性供應方面發揮作用。同時,也要發揮個體的能動性,單位或者個人在熟悉的範圍內進行相互援助,「化存量為增量」。

趙忠:在企業復工復產過程中,要充分發揮企業、政府部門和專家的作用。真正做到「防疫生產兩不誤」。衛生與健康部門、疾控部門應該指導企業梳理生產過程中的風險點和對應措施,有效防止疫情擴散。企業也可以聘請防疫方面的專家,幫助企業制定疫情期間的防控措施。

反思這次疫情,在醫療衛生、教育、養老、基層治理等軟性方面加大投入,讓它們替代基建成為關鍵領域,或許可以達到一定的乘數效應,增進居民獲得感的同時,提振市場信心。經濟學家應加強這方面的研究,歐美很多國家在這些公共消費方面的支出是很大的,這對於提升社會文明水平、真正推動中國邁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作用不容小覷。

疫情暴露的短板,或成經濟「新增長點」

李丁:產業鏈的協調在正常情況下是通過市場來完成的,但在舉國防疫的情況下,人口流動、物流都受到了影響,形成多米諾骨牌效應,市場難以正常運轉。當務之急是,疫情不太嚴重的地方,除了醫療衛生系統加強準備,社區系統適當配合外,應立馬完全恢復正常。

馬亮(人大國發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教授)

趙忠:要讓勞動者有序安全地流動起來。勞動者仍然是生產過程中最重要的生產要素之一,而且每位勞動者背後都有一個家庭。一個可行的辦法是杭州市實行的「人員一碼通」,使疫情可控,同時保證了人的有序流動。

新京報:2020年是我國一個很重要的節點,疫情的發生可能讓我們損失了一些「元氣」,接下來如何儘快讓經濟步入正軌?

今日关键词:瓦妮莎悼念科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