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以一己之力在1979年到1980年扭转了美国的货币政策-超人游戏-大朗新闻
点击关闭

总统货币-几乎以一己之力在1979年到1980年扭转了美国的货币政策

  • 时间:

吉喆因病去世

「我對此表示遺憾,」沃爾克在2018年的一次採訪中提及,「除此之外,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其他行動在政治和經濟上是可行的。」

監管和貨幣政策既是一門技術,更是一門藝術。如今,「去監管」的呼聲仍此起彼伏;央行無力提振通脹,但也不知哪天通脹會以何種形式捲土重來。全球央行獨立性不斷受到挑戰。央行家是否還能有這位「抗通脹鬥士」般的行動勇氣?相信,沃爾克這位正直央行家的形象將被歷史銘記。

沃爾克在其新書中明確批評了近幾年美聯儲過於看重2%的通脹目標,「沒有任何一個價格指數能夠精確地反映只有1/10或1/4個百分點的消費價格的實際變化……隨着經濟增長和失業率接近歷史低點,人們開始擔心消費價格增長太慢——僅僅因為它比2%的目標低了1/4左右!這是否意味着要『放鬆』貨幣政策,或者至少推遲緊縮,即使是在經濟充分就業的情況下?」沃爾克的結論是:「這是無稽之談。央行行長是如何落入這樣的陷阱的?賦予單一統計數據的微小變化如此大的權重,而這一統計數據本身又有其固有的弱點。」

過去幾年,沃爾克也表示對放鬆監管的呼聲持反對意見。他明確提出,對未來任何風險的最強防禦仍是維持審慎監管。國會通過法案放鬆了對中小型銀行的監管,但沒有觸及「多德-弗蘭克法案」的大部分規則,如對衍生品的限制。沃爾克說:「他們還沒造成任何不可挽回的損失,直到他們試着走得更遠。」

應繼續完善金融監管離開美聯儲后,沃爾克的經歷同樣精彩紛呈:1996年成立沃爾克委員會,調查瑞士銀行持有的、屬於大屠殺受害者的資產;2000年被任命為國際會計準則委員會主席,致力於建立國際會計標準;2004年負責調查聯合國石油換食品項目中的腐敗行為;2007年負責審查世界銀行機構廉政部的工作及其反腐敗的成效;2008年後擔任奧巴馬總統經濟復蘇顧問委員會主席,提出加強金融監管的「沃爾克規則」;2013年成立「沃爾克聯盟」,旨在有效執行公共政策,並重建公眾對政府的信任。

「抗擊通脹的代價不小,當時抗議的人們圍住了我們的大樓,」沃爾克說,「我們正在打正義之戰,我們不願意因壓力撤退,大家今後都會理解這樣做的正確性。」大幅加息導致美國經濟一度在衰退里掙扎,破產企業翻倍,失業率創1940年以來最高,這也導致任命沃爾克的卡特總統在1980年的大選中因穩增長不力被裡根擊敗。不過,最後事實證明,沃爾克的正直和堅持是正確的,「只要你的目標足夠明確,力量足夠強大,之後你會經歷多年的增長。」沃爾克稱。

在沃爾克的職業生涯中,最能體現其正直和社會責任的或許就是他堅決加息抗擊通脹的故事。1979年,美國通脹率已經接近15%,而失業率卻居高不下,前所未有的「滯脹」局面打破了菲利普斯曲線。沃爾克上任第八天就宣布,把聯儲基金利率提高50個基點到11%,再過兩天又宣布把貼現率提高5bp到10.5%。

抗通脹鬥士、正直的央行家身高兩米、曾為5位美國總統工作、連任兩屆美聯儲主席、頂着政治壓力抗擊通脹……但這可能並非沃爾克被稱為「金融巨人」的全部原因,其多年好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副總裁朱民的一句描述曾真正透析了巨人的本質——「他永遠把承擔社會和公民責任放在第一位」。

本周一(12月9日),美國前總統卡特在一份聲明中提及:「沃爾克非常固執,儘管他在美聯儲時推出的一些政策的政治成本高昂,但(打擊通脹)在當時的確是對的決定。他強大且睿智的指引幫助抑制了由油價而失控的通脹,也使得美國人民後續不受通脹的困擾。」

沃爾克認為,這幾任美聯儲主席伯南克、耶倫和鮑威爾都過於擔心通縮,但真正的危機是寬鬆貨幣政策導致的通脹,以及風險偏好操縱引起的市場傳染。

美聯儲一直以來強調其雙重使命——價格穩定和充分就業,然而當前央行的使命似乎拓展到了維持整體金融穩定,這就難免令問題政治化。而沃爾克認為,「我們要創造就業必須要消除通脹,價格穩定也是重要指標,如果能保證價格穩定,我們就有能力促進就業。所謂的雙重使命只是法律的含義。」

2018年10月,尚在病榻上的保羅·沃爾克出版了一部巨著——《堅定不移:穩健的貨幣與好的政府》,濃縮了他在70年的公共服務中提煉出來的一些關鍵教訓,即他本人所謂的「三個真理」:穩定的價格、穩健的金融、良好的政府。這「三個真理」,也是沃爾克畢生的主題、畢生的追求、畢生的烙印。

北京時間12月9日晚間,沃爾克逝世,享年92歲。沃爾克於1927年9月5日生於美國新澤西州,曾於卡特及里根總統當政時擔任美聯儲主席,曾是美國總統貝拉克·奧巴馬的經濟顧問。沃爾克被譽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聯儲主席」,他任內最大胆的舉動就是將聯邦基金利率提高到前所未有的20%,以遏制當時兩位數的通脹率;2010年,80高齡的沃爾克在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力邀下參與制定「多德-弗蘭克法案」,限制銀行進行自營交易等的「沃爾克規則」是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它捍衛了美國經濟與金融穩定。

如今,貨幣政策又走到了一個歷史性拐點——高通脹不復存在,令全球央行煩惱的是通脹遲遲未觸及2%,延續經濟擴張的政治壓力空前。

他第一次會見卡特總統前寫下了三條建議:確保美聯儲的獨立性、美聯儲必須直面通貨膨脹、實施更加緊縮的政策。其中,後面兩條是政策,第一條是前提。在他看來,對貨幣的信任,是良好的政府和經濟增長的根本。維持貨幣穩定的預期和信心,是貨幣政策的一項基本責任,但前提是確保美聯儲的獨立性。因此,當新就職的里根總統希望前往美聯儲與沃爾克會面時,沃爾克居然拒絕了。因為,除了羅斯福總統在1937年新大樓落成典禮時到訪外,還沒有總統來過美聯儲,沃爾克擔心裏根總統到訪美聯儲會在某種程度上影響美聯儲的獨立性。

上世紀80年代,由於美聯儲不斷收緊貨幣供給,美國經濟經歷了兩次衰退,彼時,農民們開始抗議,開着拖拉機堵在美聯儲總部大樓前;建築工人給時任美聯儲主席保羅·沃爾克(Paul Volcker)寄去寬四寸厚二尺的建築木材,求他降低利率來提振房屋開工率,一塊木材上就寫着「降低利率,保全工作,利率太高了」。

沃爾克最為世人熟知的不朽功績,是1979年出任美聯儲主席后,幾乎以一己之力在1979年到1980年扭轉了美國的貨幣政策,放棄關注聯邦基金利率的變化,嚴格控制貨幣供應量,並「制服了」連續三年保持兩位數、令美國部分利率突破20%的通貨膨脹,美國CPI由1979年的11.3%降至1982年的6.2%,1983年更是降至3.2%。

獨立性是關鍵美聯儲一直以來對獨立性有着宗教般的信仰,而沃爾克則將這種信仰發揮到了極致。在貨幣政策被授予過多責任的當下,沃爾克的正直和經驗也可能給全球中央銀行家以啟迪。

危機后推出的嚴格監管法案「多德-弗蘭克法案」的重要組成部分包含了沃爾克的名字——沃爾克規則。沃爾克規則大大限制了銀行自營交易進行投機性活動。「早前對於自營交易的激勵,其本身具有很強的投機性,且有時會與客戶利益相衝突,最終可能會傳染到整個銀行的氣氛和激勵機制。對於受益於聯邦政府『安全網』(例如聯邦保險存款公司)的機構,參与與主要銀行功能(吸儲、貸款等)不相關的風險承擔活動並不合適。」他表示。

今日关键词:林书豪罚球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