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3d下载-大朗新闻
点击关闭

国外中文新闻网站-如今同样在襄阳唐城取景的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

  • 时间:

雪球数据疑被泄露

處處推敲 還原歷史劇中大小官員所着襴袍為唐朝男子常服的一種,是圓領、窄袖、左右開衩的長袍。唐朝男子常服又稱燕服,是在胡人袍服的基礎上改進的,官員的袍服前襟下襬處加綴一道橫檔,因此叫做襴袍。官員的襴袍以顏色來區別品階高低,由高至低為紫色、朱紅色、綠色、青色。這種常服適宜騎馬射箭等活動,不止男性愛穿,女性也愛穿。女主角檀棋出場時便身穿圓領窄袖的男士長袍,乍看驚世駭俗,似不合常理,實則不然。傳統中國禮教強調男女有別,但唐代女子為方便參加騎馬打球飲酒舞蹈等活動,形成了女穿男裝這一唐代婦女服飾特點,在房齡公主墓、章懷太子李賢墓、韋浩墓等的壁畫中皆有展現。另外,以往唐朝女裝留給觀眾的印象通常為《大明宮詞》、《貞觀長歌》等電視劇中貴族女子飄逸的大寬袖襦裙,一派盛唐氣象。然而,唐代前期的女子在日常生活中更多的是身着窄袖襦裙,展現窈窕身姿、優美曲線,同時也便於日常活動,比如唐張宣所繪《搗練圖》及永泰公主墓中的壁畫上的仕女,便是此形象。

除此之外,劇中男演員的造型多束髮戴巾、帽或冠,衣着箭袖窄領緣加橫欄形制的圓領袍和缺胯衫,與敦煌洞窟的世俗人物或供養人像上的男子造型相似。沈括《夢溪筆談》所寫:「中國衣冠,自北朝以來,全用胡服。窄袖、緋綠、短衣、長靴。唐代武德、貞觀中猶耳,至開元後稍博。」姚汝能在《安祿山事跡》中也記載:「天寶初,貴遊士庶好衣胡服為豹幅,婦人則簪步搖,衣服之制度,襟袖窄小,識者竊怪之,知其戎也。」皆在劇中展現。

《長安十二時辰》導演曹盾近來的作品均以美術風格大氣、細節精良著稱,前作《九州.海上牧雲記》因在服裝、布景和後期特效上對國產電視劇的突破,一度被期待為中國版《權力遊戲》,可惜導演在對經費的使用和劇本節奏的把控上缺乏經驗,導致《九州.海上牧雲記》最終潦草收場。這次《長安十二時辰》,導演對於劇情節奏的把握進步明顯,亦無經費超支導致的製作水平不均,使得美術上的優點完全突顯,收穫眾多佳評。

在《長安十二時辰》中,觀眾還能看到女子畫着妝靨,斜紅,花甸,翠眉等在以往影視作品中不多見的經典唐代妝容,配合豐滿健康的體態,袒胸露肩,毫不吝嗇展現自己的身體,自信之美彷彿從《簪花仕女圖》等藝術作品中走出來。

如今,觀眾對於各種審美接受度不斷提高。在陳凱歌導演的電影《妖貓傳》中,一閃而過的逼真唐朝仕女形象令觀眾津津樂道。如今同樣在襄陽唐城取景的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則通過四十多集的劇集長度和更加多元豐富的人物,為觀眾描繪了一個從史料書籍、文物壁畫中走出來的盛唐。

人才北上 精益求精近年隨着內地電視劇工業化程度不斷加深,投資規模加大,吸引港台人才紛紛北上,影視劇的服裝造型在整體和細節上的考究,也越來越到位。二○一五年電視劇《琅琊榜》,儘管號稱是「架空」題材,但在服裝與化妝的設計上有理有據,團隊從江湖術士、文武百官、皇室貴族等人的身份出發,在服裝的面料、顏色、花紋上下足功夫,做到衣如其人,事無巨細。《延禧攻略》的服裝造型宋曉濤曾任職TVB服裝設計師十年,作為香港北上設計師之一,此前其主導服化設計的電視劇《陸貞傳奇》,便因較好地還原南北朝時期的服飾特徵而引發熱議,劇中女主角的驚鵠髻、十字髻等,皆有考證與出處。劇集播出時,部分造型甚至一度被觀眾認為怪異而引發爭議。去年熱播劇《延禧攻略》令宋曉濤再次走進大眾視野,據其今年初在香港舉辦的「一木一檐 一系一繡──《延禧攻略》美學解構」分享會上的介紹,《延禧攻略》中的造型及妝容多來自清代嬪妃畫像,參考了不少雍正、康熙年間的資料。宋曉濤還在當時的採訪中提及,妃嬪頭飾中的絨花工藝是去南京找絨花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人趙樹憲,根據故宮藏品打造的。

近來內地熱播劇《長安十二時辰》憑藉精緻的服裝與化妝、考究的布景等尊重歷史、還原歷史的創作方式,引發觀眾熱捧。海峽兩岸與香港的電視劇工業經幾十年發展,如今內地的古裝劇憑藉大投資、大製作以及觀眾審美品位的提高,吸引了港台人才北上,在製作上進步飛快。\小 惠

下期「文化觀瀾」將於8月22日刊出

早年古裝 或有瑕疵很長一段時間裏,不管是香港、內地、台灣的古裝劇,儘管看上去服裝華美、精緻,卻往往經不起歷史考據的推敲,常常出現唐冠宋履、張冠李戴的情況。例如:《女醫.明妃傳》這一部以明朝為背景的電視劇中,屢犯低級錯誤。比如皇帝穿着本應只在家中才穿的交領龍袍出入官場;又比如根據當時規定,官員補服的顏色會隨着品階的變化而變化,而劇中太醫院太醫卻清一色穿上石青色補服;最誇張的是郕王朱祁鈺的官服,其上竟然繡了象徵着皇權的五爪龍,令人啼笑皆非。此外,清裝劇中大拉翅旗頭亦是屢見不鮮,從《還珠格格》、《宮鎖珠簾》到《如懿傳》,這種旗頭實際上直到晚清時期才出現,大部分電視劇對其使用都不合理。這不僅是劇組不專業的問題,也是迎合觀眾審美習慣的一種偷懶行為。古裝劇因其故事發生年代與現代距離較遠,審美差別較大,觀眾對造型的接受度是每個劇組都要考慮的問題。當初由香港著名設計師、奧斯卡「最佳美術指導」獲獎者葉錦添擔任美術指導的電視劇新版《紅樓夢》,曾被指造型偏離大眾審美,一度被推到風口浪尖。因此像「大拉翅」這樣的造型,因在過去的電視劇中已被觀眾普遍接受,即便不符合歷史,也屢見不鮮。

《長安十二時辰》以唐朝天寶年間為背景,劇中一開場,由演員易烊千璽所扮演的隱士李必頭上佩戴的子午簪,便引起觀眾注意。與以往電視劇中道冠的佩戴方式不同,子午簪從後向前插,據考證這種戴法是元代之前道士道冠的主要佩戴方式。另外,造型團隊在戎裝方面亦下足功夫,他們按照《唐六典》記載,參考壁畫雕像,製作出質感十足的唐十三鎧,令到觀眾直觀感受何為甲光向日金鱗開。

另外,考慮到成本問題,古裝電視劇的服裝多通過租借或循環使用等方式獲得,這樣的例子在TVB作品中不勝枚舉。二○○二年《雲海玉弓緣》中葉璇所穿的戲服,時隔十一年後在《金枝慾孽》中有妃嬪繼續使用,兩部電視劇的背景雖都在清朝中期,但兩個角色身份差距巨大,一個武林俠女,一個後宮貴婦,穿同樣款式、料子的衣服,實在經不起推敲。

《長安十二時辰》的成功,不僅是對中國電視劇工業水平的一次證明,也同時印證了觀眾審美水平的提高。對歷史的尊重,令劇中每一個微小的細節背後,都蘊含了豐富的文化內涵,這既是對民族文化的認同與傳承,也是未來有機會比肩歐美劇、對外文化輸出的關鍵。

《長安十二時辰》還原盛唐氣象

今日关键词:四六级成绩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