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P7还出现在了雷军的PPT上-大朗新闻
点击关闭

汽车特斯拉-小鹏P7还出现在了雷军的PPT上

  • 时间:

韦世豪脱衣庆祝

現階段的特斯拉追求利潤率,這一點,與中國新勢力們的經驗可能不一樣。今年7月,小鵬推出G3改款,加配不加價,卻引發老車主拉橫幅維權。而更高性價比的「G3 2020款」對市場的刺激也沒有持續多久,根據乘聯會的數據,小鵬G3 2020款9月交付銷量漲到2185台(8月只有306台),10月又再次跌到505台。

在P7之前,小鵬G3與同類型產品交手,打的也是「智能化」這個賣點。P7又進一步延續、強化了這點,打出了「智能音樂座艙」的概念。

B級車紅海廝殺今年5月,國產Model 3開放預訂,何小鵬曾經公開表示,Model 3的定價「毫無競爭力」,將被小鵬P7「碾壓」,「起碼應該再降價1萬美元」。

除此之外,小鵬還在廣東肇慶拿了3000畝工業用地,建設「小鵬汽車智能網聯科技產業園」。其中整車生產項目1500畝,投資100億。一期用地900畝,規劃年產能10萬台。

此前,新勢力們普遍通過收購擁有資質的車企「曲線拿牌」。比如威馬收購中順汽車、拜騰收購一汽華利、車和家收購力帆,但小鵬走這條路可能有些困難。

互聯網江湖從不缺乏投桃報李的故事。但實話講,如果說生態融合,小鵬的用戶群確實與小米更加匹配。蔚來「高大上」的車主中,可能找不出幾個「米粉」。

至於高利潤率,是市場供需關係決定的。如果需求堅挺,攢着做不完的訂單,特斯拉沒有理由不賺更多毛利,讓華爾街的股東開心、空頭閉嘴。定價高代表特斯拉對中國市場有信心。

不久前,小鵬公布了新的融資消息。雖然只是「簽署」了協議,並且金額只有4億美元,與小鵬副董事長顧宏地提出的「2019年底之前累計融資達300億」的目標相距甚遠,但投資方中終於出現了「小米集團」。這大概是一件特別令何小鵬開心的事。

「智能化」的武器小鵬闖入B級車市場,與燃油車較量,拿了一樣武器,叫「智能化」。

除了讓車自身變得聰明,小鵬的智能化還包括「萬物互聯」的生態系統。而小鵬P7「萬物互聯」的對象,首先是戰略股東阿里巴巴和小米。

目前市場上唯一的L3級量產車是奧迪A8。但奧迪對輔助駕駛功能的開啟設置了非常謹慎的「限定條件」,比如車速不超過60km/h,傳感器監控範圍內沒有交通信號燈或行人等。

首先,收購的主體是誰?此前坊間傳言,小鵬可能收購海馬借殼上市。但實際上,小鵬作為一家持續虧損的公司,不滿足A股借殼的注資條件。而此前因連續2年虧損被交易所執行「退市風險警示」的「st海馬」,殼價值也存在爭議。

小鵬G3由海馬代工。海馬在河南鄭州為小鵬建設了佔地45萬平方米的「海馬小鵬智能工廠」,一期設計產能15萬台,根據官方,自2018年底小鵬G3下線總共生產交付了近1.2萬台。

在智能化及自動駕駛的層面,小鵬P7搭載的硬件就更加豪華:基於為電動車全新打造的SEPA平台架構,控制器100%聯網,可實現整車OTA升級;搭載L3級(可升級L4)自動駕駛硬件,包括英偉達Xavier自動駕駛芯片、12個超聲波傳感器、5個博世第五代毫米波雷達、13個自動駕駛攝像頭、1個車內攝像頭和高精度地圖等。

小鵬P7曾經傳言在肇慶基地生產。投中網與小鵬PR求證此事,得到的回復是:「P7具體生產情況視資質確定后的情況而定,預計2020年第二季度啟動交付。另外,肇慶的自建工廠在順利建設中,按照目前情況來看,一定不會對P7的上市和交付造成影響。」

幾年前,這條充滿想象力的大跑道還風起雲湧,在資本的攪動下,夢想着顛覆傳統汽車行業的互聯網創業者坐上牌桌,融錢、招兵買馬、建工廠、做市場......把量產車交付到用戶手上,已經走過了一段極其曲折艱難的路。但造車這件事,可能比創業者和資本想象的還要難。

2018年7月,小米在港股上市,何小鵬發微博稱「堅定的看好雷總和小米。」還在二級市場入手了超過1億美金的小米股票。

小鵬做L3,如果比奧迪更激進,就要比奧迪承擔更大的安全責任。但如果只限定在簡單的環境中,硬件可能又超配了。技術突破之前,但願小鵬的車主願意為這些成本買單。

問題來了:肇慶工廠目前還不具備生產資質,小鵬P3明年二季度就要交付了,如何解決資質的問題?

李斌其實也入手了小米的股票。2018年底,投中網專訪李斌,他表示曾以17港元買入小米,這個故事鮮有人知。

除了跟特斯拉拼性價比,小鵬可能還得跟燃油車拼性價比。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2018年中國乘用車銷量2371萬,其中新能源車僅有125.6萬,純電動乘用車98.4萬。電動車不只內部爭鬥,更一致對外搶奪燃油車的市場。

11月22日,廣州車展上,小鵬汽車第二款量產車「P7」正式啟動預售。后驅版、四驅版兩個車型總共5種配置,NEDC綜合續航里程分別達到了550km、650km,定價27-37萬區間。

這就是補貼全面退坡之後,新能源車對比燃油車的價格競爭力。

曾經長期困擾特斯拉Model 3的問題是產能不足,而新勢力們遇到的麻煩是需求告急。需求不足,就得讓價格有競爭力,用價格換市場。

但雷軍後來把這台車放在社交平台上抽獎,送給「米粉」了。

「智能化」是一個巧妙的突破口,把德系三強的傳統車都擋在了外面。與蔚來此前的系統bug遭到的用戶吐槽相比,小鵬智能化的口碑確實更好一些。

(指導價參考來自汽車之家,經銷商實際成交價格通常更低)

阿里巴巴的車載小程序率先在小鵬P7落地,未來雙方的合作範圍,還將拓展到「交通出行、生活服務、休閑娛樂、內容資訊」等多個方面。而小米生態鏈中的手機、手錶、手環、小米錢包等,都可以通過NFC功能充當P7的「數字鑰匙」。車載「米家」還可以與用戶家裡的智能家居相連。今年9月,小米9 Pro發佈,小鵬P7還出現在了雷軍的PPT上。

根據官方,小鵬P7的性能版採用了丹拿Dynaudio Confidence系列音響系統,搭載18個揚聲器,「行政豪華級NVH」,AI智能動態音效、動態背景和律動氛圍燈……你可以想象成一個豪華級車載KTV包房。

「現在和5年前已經完全不同,Tesla的電池優勢、智能差異和我們相比都已經沒有,在拿了政府這麼多政策和補助后還是這個價格,要不然是成本控制有問題,要不然還想獲得5年前的利潤率。」何小鵬表示。

27-37萬的區間,同時還是奔馳、寶馬、奧迪等老牌豪華車企的腹地,明星產品雲集的一片紅海。2020年,小鵬P7將與這些豪華品牌的主流轎車正面相遇,上演一場生存戰。

今年立冬那天,何小鵬又發了一條微博。他說,「天氣更涼了。這個冬天會很冷,但是我隱約感覺,再熬一小段時間,春天就來了。寒冷的冬天會幫助我們來年更強大和更美好。」

今年的新規定執行以來,目前取得生產資質的車企只有一家——特斯拉。曲線之外可能還有別的曲線。小鵬GR加電。

「今天的競爭還沒有真正開始,即使我們下一個階段過了月交付1萬,還會面對下一個巨大的競爭,這就是我們要去面臨的挑戰。」

從堆放的裝備上看,小鵬P7打造「智能化」的形象確實不惜血本。而且據何小鵬,其自動駕駛軟件是全自研的,光軟件團隊就有370人,「所以我們投入真的很大......從大屏、電子直接器、嵌入式、從總線到板卡全涉及。」

奔馳C級,寶馬3系,奧迪A4L,還有今年大火的雷克薩斯ES......豪華品牌最暢銷的轎車,很多都在這裏。

工廠還沒有資質,P7怎麼生產?小鵬P7真正推向市場,接受用戶檢驗之前,可能還要面對另外一個棘手的問題:P7到底在哪裡生產?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幾年,包括谷歌Waymo、沃爾沃、豐田、福特等車企和科技公司都陸續放棄了L3級自動駕駛的研發。L3簡單來說就是「人機共駕」,車在特定場景主導駕駛,但需要人隨時接管。這裡有個行業難題,就是人機交互的部分如何定義,責任界定容易存在爭議。

實際上,在何小鵬吐槽Model 3定價高之後,特斯拉10月份又把起售價調高了2.7萬元,至35.58萬元,基礎版輔助駕駛功能從選配改列為標配,與進口版的價格幾乎無異。當然,如果馬斯克過於樂觀了,Model 3在中國賣的不好,打折降價,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小鵬P7是一款定位中高端的B級轎車(軸距3米)。如果說SUV是近10年來的增量市場,那麼轎車就是車企傳統上的必爭之地,在家庭消費市場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擁有一款好口碑、暢銷的B級車,代表了車企的硬實力。

小鵬自己申請,幾乎是不可能的。今年1月,發改委《汽車投資產業投資管理規定》(簡稱《規定》)實施,整車項目下放到省級單位備案,要求新建純電動整車項目的省份滿足:

但轎車比SUV更難盈利。尺寸、配置相當的轎車和SUV,後者的溢價能力更高,因為消費者通常願意為了更大的空間買單。也正因此,新勢力們的第一款量產車,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SUV。繼而推出轎車,豐富產品線。

成本控制能力通常與品牌、規模正相關。在這兩個方面,特斯拉都比中國的新勢力們與供應商談判更有話語權。

馬上就要到2020年了,這是幾年前,造車新勢力們口中的「窗口期」關閉的時間。

這意味着,小鵬肇慶基地想要申請資質,前提是廣東整個省的整車項目都達產。

而何小鵬口中的「中級品牌」的B級車,比大眾邁騰、本田雅閣、豐田凱美瑞,起售價都已經降到了20萬以內。

海馬也不會真的退市歸私。今年,海馬拋售了401套房產,轉讓了子公司「海馬物業」和「海馬研發」的股權,年底有望利潤歸正,大股東自救保殼的意圖明顯。

繼SUV之後,造車新勢力們正在對轎車市場展開爭奪。

以音樂作為切口確立產品調性,OPPO / vivo 當年就是這麼從手機紅海中殺出重圍。但手機的娛樂屬性更強,車載高級音響設備,通常出現在超豪華車或后裝市場。小鵬也許認為,汽車也需要這樣的創新。

何小鵬是雷軍的著名粉絲。他曾經多次公開支持雷軍和小米,還曾撰文表示,在UC和小鵬汽車的兩次創業中,雷軍都給過他很多指點。「在創業的每個關鍵節點上,雷總總是及時到位的提醒點撥,讓我受益良多。」

2018年底,蔚來ES6發佈,雷軍被李斌請到現場站台。他送了李斌一部小米MIX 3故宮特別版。作為答謝,李斌回送了他一台蔚來ES6。

規劃中,小鵬汽車月交付達到1萬台,就可能實現盈虧平衡。但何小鵬同時表示,即使達到月交付1萬,小鵬還將面臨下一個考驗。

目前已知的是,小鵬P7基於為電動車打造的「SEPA」平台。投中網了解到,肇慶工廠正採用了SEPA平台,並且目前已經接近達產條件。

「我們覺得小鵬汽車P7的車長、軸距與特斯拉Model S是很接近的,但我們現在的智能水平肯定比他們要差,但是價格還沒到Model S的一半。」小鵬公關總經理李鵬程在接受採訪時表示。

雷軍除了投資小鵬,還是蔚來的「創始投資人」。2014年,李斌創立蔚來汽車,雷軍和馬化騰、劉強東、車和家創始人李想、高瓴創始人張磊一起湊了1億美金,作為蔚來的啟動資金。

國產特斯拉Model 3定價35.58萬起,即將於明年一季度交付。特斯拉在三季度財報中表示,這款車將於2020年中生產9.6萬台。

而近幾年,中國車市增速放緩、下滑,豪華品牌已經逐漸把產品線下探到中端市場,中端品牌擠壓自主品牌的市場。何小鵬說,小鵬汽車要做「有品質、有調性的中端品牌車」,不做低價車、豪華車。但27萬-37萬的定價區間,其實已經觸及到豪華品牌的疆域。

在小鵬之後,蔚來的轎車ET7也計劃于下月發佈。而他們共同面對的,是在上海10個月建好工廠、拿生產資質、政策補貼一路綠燈的特斯拉。

相比于Model 3,小鵬其實更願意拿特斯拉的另一款轎車跟P7對比:定價79萬起、尺寸與P7幾乎一致的Model S。小鵬P7希望用Model S的尺寸和Model 3的價格,去和特斯拉拼性價比。

這意味着,小鵬即使收購了海馬的資質,也很難效仿威馬、拜騰把資質從河南轉移到廣東。在廣東的車企中另外物色標的,可能更還更容易。

特別是,疊加從去年開始、可能不會很快結束的宏觀經濟放緩的大周期,再加上補貼全面退坡、特斯拉Model 3國產......接下來,新勢力們可能要捱過一場寒冬。

小米當日股價約16-19港元,現在跌到了8.4港元。何小鵬的投資階段性地縮水了一半。

小鵬原本可以打海馬持有牌照的子公司的主意,但今年新實行的《規定》增加了一條地域限制:禁止燃油車企業搬遷到外省份。

今日关键词:男婴腹中藏寄生胎